• (笛鸣转)国学教育,别作孽(节选)

    (笛鸣转)国学教育,

    别作孽
    (节选)

    作者:徐健顺

     

    今年可能是中国教育大反转的标志性的一年。

    教育部把教育的目标正式调整为“立德树人”,——注意里面不再包含知识和能力。

    中高考政策正式调整为“一点四面”,重点考察四项内容,——注意四项都归于传统文化。

    第一项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”是“必须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”,第二项就是“传统文化”,第三项“法治”,那是底线,而道德是高位,守法教育还得从德育做起。第四项“创新”,跟着西方走怎么创新?只能是给学生第三只眼,另一套世界观才有创新的利器——还是传统文化。

    在应试教育为主的中国,中高考被称为“指挥棒”,如今教育部门的态度很坦率:我们就是要搞“考试倒逼”。

    于是,传统文化教育即将迎来喷泉式爆发了。我看到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开设传统文化课程,大中小学都在忙着编写传统文化教材,国学教育机构纷纷开张上马,著名课外培训品牌纷纷开设国学馆。
    中国教育在向西看迈左腿百年以后,终于向东看了,迈出了右腿。
    古人云:亦步亦趋。迈了左腿只叫“一趋”,再迈右腿才合称“一步”。中国教育终于要走出自己的“一步”了,这本是可喜的事情。
    但是,在我们的时代,什么都有可能变味儿。一窝蜂式的传统文化教育,带来的也可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仁义道德,而是男盗女娼;培养的也可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君子淑女,而是伪君子。这在历史上早已不是新鲜事儿。所以在这喷泉即将涌起的时刻,我想和所有做传统文化教育,尤其是其核心——国学教育的朋友们一起,告诫自己:
    别作孽。

    换汤不换药的应试教育,不是国学教育

    国学教育怎么会作孽?

    换汤不换药就会作孽。
    现在很多做国学教育的学校,所做的事情不外乎更换了学习内容,也就是把课本换成了中国古代的经典、蒙学、诗词,把活动换成了中国古代的民俗、技艺、非遗,但教育方式没有变,教学组织没有变,教育理念也没有变。仍然是原来的班级,原来的课堂,原来的老师以原来的方式上着原来的课,最后以原来的考试排出原来的名次。
    这怎么能算是国学教育呢?

    这只是新一轮的疯狂英语、疯狂国学,换汤不换药的应试教育而已。

    国学教育,不是这样教的。
    让我们回到起点。——我们为什么要做国学教育?

   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,第一任教育总长蔡元培一上台,立即废除中国传统教育体制,引进西方教育,到现在一百年了。但是,西方的体制教育,即除了社会教育、家庭教育等之外的主体教育,实际上是两条线——school(学校)和church(教堂)。学生是平日去学校,周末去教堂的。学校负责知识和技能的教育,教堂负责理想和信仰的教育。直到今天依然如此。蔡部长只引进了一条线——学校,没有引进宗教教育。但这样是不完整的教育呀,蔡部长也知道,于是他在1917年发表了著名的主张——“以美育代宗教”。然而,今天我们看一看,从大陆到台湾,代替了宗教的美育在哪里?这条线彻底失败。

    百年中国教育实际上是瘸腿教育。我们缺乏理想和信仰的教育。

    由此,我们的西式学校教育,也永远是“山寨版”,永远差一步,永远有赝品的感觉,怎么都做不到位,因为西方的学校教育是以宗教教育为基础的。

    瘸腿的中国教育,在老一代传统教育出身的教师们还在的时候,症状尚不明显。一旦老人们远去,立即发病。这二十多年来的“国学热”,正是感受了切肤之痛的家长们发起的。好不容易走到今天,是多少同道同仁们艰苦工作的成果。

    如今曙光乍现,大家摩拳擦掌,切不可忘记了我们的初衷——国学教育,是精神教育,不是知识和技能的教育。今天之所以要做国学教育,是为了弥补那条瘸腿,不是仅仅为了传承中华传统知识和技艺。

    我们古代的教育是两者合在一起的。韩愈说:“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”老师是既要传道又要授业解惑的,首先是传道,也就是既做精神教育,又做知识和技能教育。我们是合在一起的。西方是分开的。我们是通过知识和技能去达到精神教育的,这点和西方不同。今天我们的老师不传道,只授业解惑,从传统意义上来说,不能叫做“老师”,只能叫做“teacher”。大家都希望社会“尊师重道”,可是你都不传道,凭什么要求社会尊重你?

    要补上中国教育瘸了的这条腿,怎么办?看起来中国人仍然是不可能接受宗教教育,所以我们的道路只能是回归传统——像古代教育那样,把精神教育和知识教育结合在一起进行,也就是放在学校里,由老师进行。现在教育部所做的种种改革尝试,都是指向这个方向。无疑这是对的。

    但是,我们的学校已经习惯了做知识和技能的教育,他们很容易就把国学又做成了知识和技能的教育,从而让教育部的好心变成驴肝肺。不仅如此,还做出一套新的国学应试教育,把中华传统文化做成中华传统野蛮。

    那么,怎样才能避免悲剧上演?我相信这不是任何人的初衷。我想,首先就是要牢记国学教育的地位——精神教育、人生态度教育、品性教育,其次,就是要明白一个道理:

    体系决定性质。

    到底做的是中国文化教育,还是西方文化教育,这件事并不取决于教育的内容,而是取决于整个的教育体系的性质。

    我们现在的教育,就是一个西方文化教育体系,中国文化的主体(经史子文等)被摒弃于外,只有少量边缘材料,以碎片化的方式存在于其中,用以证明西方文化是对的。

    我们的教育一直在用(经常是扭曲化使用)中国文化的材料,进行西方文化的教育。所以内容并不能决定性质。

    举例来说,语文,这门课的名字前面其实省略了一个“汉”字,教的应该是“汉语文”,然而用的是西方语言学理论和西方文学理论,无视中国几千年的声训学术传统,否认汉字的音形义一体关系,无视汉诗文都是吟诵的事实,否认声音的涵义,把诗歌讲成poety,小说讲成novel,枯燥乏味,无情无理!

    再举例说,历史,这门课实际上是中国history,讲的都是一个朝代是怎么开始怎么灭亡的,取得了什么成就,发展了什么经济和文化。可是,我们的二十四史,是传记体的,讲的是人的故事,人性的历史。这才叫“历史”。现在的历史课,不是在教西方史学观吗?不是在鼓吹落后就会挨打吗?落后凭什么就要挨打?我们的历史观,从来都是同生共荣,落后,只意味着你应该得到帮助,这才是人性。现在的历史课,到底在教什么样的价值观?

    同样的道理,课本换成了《论语》,活动换成了“二十四节气”,也一样可以是西方文化教育,只要是在西方教育体系里。

    什么决定体系?理念、结构和方法。材料反而是次要的。

    我们的工作目标,应该是在中国教育体制中,重建当代的中华文化教育体系,使之与西方文化教育体系相并列,然后互相交流,互相融合,使学生既学到正宗的西方文化,又学到正宗的中华文化,并能出入比较,悠游其中,这样,才能培养出面对世界的创新型人才。

    重建中华文化教育体系!

    并不是教中国传统的知识和技艺就叫国学教育,而是用中华文化精神做教育才叫国学教育。最终培养出来的,是有中华文化精神的学生,而不是用西方文化精神解读了一些中国传统知识的学生。

    所以,变换了课本内容,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在做中华文化教育了。关键是看用什么样的理念做教育,用什么样的方法做教育。
    就像用拳击的方法学习太极拳,最后到底学的是太极拳还是拳击?
    所以,我们首先要了解什么是中华文化精神,然后要明确中华文化精神应该配合有什么样的教育理念、结构和方法。

    寻找中国古代教学真相

    让我们回到从前,拨开西学迷雾,寻找中国传统教育的真相。

    先看一幅画,宋朝的《圣迹二十四图》,这是描绘了孔子一生的二十四幅图,其中的一幅叫做《孔子授学图》,画的是孔子周游列国后回到鲁国,开门授徒,讲课的场景:

    可以看到,在孔子的课堂上,至少是在宋人想象的孔子的课堂上,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认真听讲,而是各忙各的。孔子的身边倒是有两排人,可是没有一个人的眼睛是看着孔子的。——孔子只给一个学生上课。两边的学生是排队的。

    了解中国古代教育真相,让我们从这个惊人的真相开始:

    一对一教学。

    从《论语》到民国文献,到我们亲自采录的上千位读过私塾的老先生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——个别教育。所有的中国古代的老师,授课的时候都是一对一的。当然有概论课,有讨论课,有活动课,这些是大家在一起上的,但是,真正的传道、授业时,是一对一的。

    决不可以同时面对两个以上的学生授课。
    一对一的教学效率如何,我想这个不必说。看看一些课外培训机构是怎么宣传的就知道了。——所以古代中国的教学效率天下第一。
    现在当我说到一对一教学的时候,很多老师都跟我说:做不到。现在每个班有几十个学生,一起上课还讲不完呢,怎么可能一对一?
    可是古人是怎么做到的?而且是所有的老师都能做到?
    您知道吗,当初民国搞教育改革,全盘西化,老师从坐着讲改为站着讲,从一对一改为一对众,出现了统一教材和统一考试,当时有很多老师辞职。为什么?因为教不了。很多传统教育的老师,面对一群学生,不会教。今天很多老师一对一不会教。历史经常就是这么开我们的玩笑。
    可能有的老师会奇怪,面对一群学生上课有什么不会教的呢?

    让我们回想一下上课的场景:

    老师开门进教室——上课!

    学生站起来——老师好!
    老师——同学们好!请坐!今天,我们讲第五课……

    打住!就在这里,请老师们扪心自问——你为什么要上第五课?什么原因?什么理由?

    唯一的理由就是:昨天上完了第四课!
    可是,有的学生第三课都没学会,有的学生可能第九课都掌握了,你却在这里上第五课,你能说说到底是给谁上的吗?给具体哪位学生?到底是哪位学生需要上第五课?
    进度。这是所有老师都知道的事情。进度害人啊。
    老师如何决定进度?是按照学习好的学生,还是中等学生,还是差学生?无论怎样决定,都是大多数学生被抛弃。这里不可能有教育公平。
    我们的学生,注定逃脱不了被抛弃的命运。不是在幼儿园被抛弃,就是在小学被抛弃,要么在中学被抛弃,要么在大学被抛弃。不是这门课被抛弃,就是那门课被抛弃。
    我们古代的教育可不是这样。

    我们的文化认为,世界没有永恒不变四海皆准的固定规律,只有“道”。

    “道”只是大致的方向,它是变化的。变的方式是“一阴一阳”。这些宝贵的思想对于人类来说太重要的,我们一直给人类提供着与西方不同的思维和世界观。这些世界观和价值观如果不能让学生最后理解,就不是中华文化的教育。

    西方人认为世界是有规律的,或者有上帝的,所以教育也是有规律的,所以统一教学、统一教材、统一考试、统一毕业。中国人因为认为世界是整体的、变化的,所以人也都是不一样的,所以我们是一对一教学,每个学生的教学目标、教学内容、教学进度和教学方法都不一样。这个班有多少学生就有多少课程表。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    这不仅仅是个教学效率的问题,而是更深层、更重要的世界观问题、价值观问题。

    你以西方的统一教学来教学生,尽管教的内容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,但是你的态度本身就不是中国的,教下去的只能是披着中华文化外衣的西方思维、西方世界观。等于我们用中华文化材料又做了一遍西方文化精神的教育。——有这必要吗?

    所以一对一教学不仅仅是教学效率问题,更重要的是教学目标问题。

    我们看一幅日本的画吧,《菅茶山授学图》。

    菅茶山是什么人?他是日本明治维新之前的一位著名诗人和思想家。他的学生们参与发动了“明治维新”,所以他也是日本近代史上非常重要的教育家,被列入“明治维新百杰”。

    菅茶山上课,是在他家的院子里。他坐在宽大的屋檐下,学生们则团团围坐在院子里。他是一对一授课,还是统一教学呢?
    2014年我去日本采录吟诵时,顺便去了菅茶山的学校遗址,拍下了一组照片。

    现场还真如画中所呈现,有宽大的木台和院子。可是,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。走近一看,原来是两个石头盆子,一个高一个矮,一个圆一个方,里面蓄满了水。

    我当时问遗址的导游:这是什么?他回答说:这是菅茶山先生的洗手盆。他每次上课前必洗手。

    我开始想,日本人就是讲究卫生!上课前还要洗手。但转念一想,不对呀,有谁洗手需要两个洗手盆的?于是我又问导游:为什么有两个洗手盆?导游回答:哦,是这样,菅茶山先生认为,大道如水,在不同的容器里会是不同的样子。所以菅茶山先生准备了两个洗手盆,他每次上课前都要洗手,提醒自己,大道在每个学生的身上都是不一样的,不可以统一地教他们!这是他的座右铭。
    我站在那里,如遭棒喝,泪水涌上来。

    中国的教育方法,在日本就是这样被当作宝贝一样珍爱传承的!而在我们这里,早已被遗忘。

    中国古代的个别教育,包含两个条件:一对一,和私密性。

    古代的老师授课,都是私密的,或者半私密的,即随时可以转为私密的。授课的内容是其他学生很难听到的。

    为什么要私密?我们今天都提倡公开课。上课要公开提问,公开讨论,公开回答,公开评价。学校把学生的名次公布在墙上,让所有人看到。
    可是我们中国的教育是讲求私密的。为什么?

    让我们看看文献吧。

    中国古代的儒家教育大体分为两支。

    一支是程朱,一支是陆王。

    程朱这支的教学大纲首推朱熹的《小学》。我们去韩国采录,发现韩国的儒学馆到今天还是要求学生全文通背《小学》,包括注释。这是古代儒家教育的课标。现在风行的《弟子规》,也是从《小学》的一些话里化出来的。

    陆王这一支的教学大纲,首推王守仁的《社学教条》。《社学教条》和《小学》不同,它不是一般的学术著作,而是阳明先生做南赣巡抚时颁布的政令。内容包括教育理念、教学方法、课程体系和课程表。我们看看明朝的公立学校,每天的第一节课是什么内容:

    每日清晨,诸生参揖毕,教读以次偏询诸生:在家所以爱亲敬长之心,得无懈忽未能真切否?温清定省之仪,得无亏缺未能实践否?往来街衢步趋礼节,得无放荡未能谨饬否?一应言行心术,得无欺妄非僻未能忠信笃敬否?诸童子务要各以实对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教读复随时就事,曲加诲谕开发,然后各退就席肄业。

    第一节课,是老师跟学生一对一地谈话,谈话的内容是:从昨天离开学校开始,到今天回到学校为止,发生了什么事?有什么喜怒哀乐、忧愁烦恼,都告诉老师。

    这才叫做“立德树人”的教育!知识和技艺不是目的,人生态度才是归宿。

    《社学教条》开篇即说:

    古之教者,教以人伦。后世记诵词章之习起,而先王之教亡。今教童子,惟当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为专务!

    因为教育关注的是心灵,所以要求老师和学生之间要互相了解、互相信任、互相喜欢。这样才能“传道”,即把自己的人生态度和价值观传给学生。如果学生和老师之间互相不了解、不信任,那么只能传知识和技艺,是传不了“道”的。现在我们的老师上完课就走人,很多学生直到大学毕业,也没有跟老师单独谈过话,除非是被叫到办公室挨批。

    古人云: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我们都以为这是夸张,或者等级压迫。不知道这是古人对于老师的要求。老师往往要比父母更了解孩子。这样才能做教育。
    每天第一节的谈话课,会涉及很多个人隐私。所以一定要私密进行。
    想一想,世界上所有的心灵教育,都是私密进行的。基督教有集体布道,也有忏悔室。忏悔室甚至要求师生之间互相不能见面,不能知晓对方的身份。今天的心理学教育,也是要一对一私密谈话的。

    如果确认国学教育的目标不是知识和技艺,而是理想和信仰,是“立德树人”,那么一对一的私密谈话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    学校内的传统文化教育如何开展?

    今天我们要做的传统文化教育,包括其核心的国学教育,都将在学校里主要以课程的方式呈现。这些课程在未来将构成庞大的系统。因为中国文化正如西方文化一样庞大。如果要建立中国文化的传承教育体系,几乎等于要把教育的内容翻一倍。这是比英语和奥数还要巨大的工程。这样做下去,减负是不可能的。如果还要考试,最终可能会造成新的应试教育,偏离教育部的本意,也给老师、学生和家长带来新的痛苦。

    我们不需要追求内容的多寡、层次的高低,我们只要求学生了解中华文化精神究竟是什么,跟西方文化有什么不同,价值在哪里,并熏陶他的品性,能够改变他的人生态度。

    这样的一个教育过程,不能期待学生自己完成。

    现在有些学校诵读经典而不讲解,有些学校讲解而又统一答案,这些都等于是期待学生自己完成教育。
    讲了那么多的古代文化,说了那么多的大道理,和学生的实际生活有多大关联呢?要知道学生生活在2016年的现代社会里。古圣先贤没有直接讲过在这样的社会里该如何生活。讲一句大道理,学生就知道如何处理身边发生的事吗?这连我们成年人也很难做到,还能指望学生做到吗?
    如果学生做不到,所有教的知识、技艺和大道理,就成为空谈,成为应试的负担,而反过来对心灵教育没有益处,因为这样的教育本身就是漠视个体、漠视心灵、漠视生活的!
    用漠视人性的态度教国学,还能指望学生亲近国学、理解国学、传承国学吗?
    于是剩下的就只有为考试而学,为升学而学,为好工作而学,还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经史子集,培养的是伪君子。那不就是作孽吗?

    (转载说明:本文删节版刊登于2016519日出版的《南方周末》,题目《国学教育路径探析》。作者:首都师范大学中国国学教育学院  徐健顺)

     

    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2016暑假成都名师堂抚琴总校高中语文班报名啦!

    (共两轮,请同学们选择合适的时间报班,报满为止)

    ①高中语文专题班(暑一轮教室504710-725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上午10301220

    校区:名师堂总校 (抚琴)   电话:87738997   87734599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总校前台贺老师领取)

    ②高中语文专题班(暑二轮教室604727-811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上午10301220

    校区:名师堂总校 (抚琴)   电话:87738997   87734599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总校前台贺老师领取)

     

    ③升高一语文2-6人班(暑一轮710-729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上午830—1020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   电话:028-87764828 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抚琴精品前台周老师领取)

    ④升高一语文2-6人班(暑二轮81-819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上午830—1020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   电话:028-87764828 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抚琴精品前台周老师领取)

    ⑤升高二语文2-6人班(暑一轮710-729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下午1400—1600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   电话:028-87764828 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抚琴精品前台周老师领取)

    ⑥升高三语文2-6人班(暑二轮81-819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周六下午1600—1800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   电话:028-87764828 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将根据学生实际上课前制订)

     

     

    2016暑假成都名师堂抚琴精品初三语文小班报名啦

     (共两轮,请同学们选择合适的时间报班,报满为止)

    ①升初三语文2-6人班(暑一轮710-729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一轮下午1330-1520 710日开始上课)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 电话:028-87764828 
   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抚琴精品前台徐老师领取)

    ②升初三语文2-6人班暑二轮81-819日)

    上课教师:语文特级教师李迪明

    上课时间:二轮下午1330—1530

    校区:名师堂抚琴精品  
     
    电话:
    028-87764828 
    028-64981398

    (教学计划已出来,请找抚琴精品前台徐老师领取)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6-05-26  热度:557℃  分类:文化热点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1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
      车车吧,莫当真